徐志摩-生死的概念

05-16,2011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句耳熟能詳的名句,從小學起己聽過不知多少次,但我卻一直都未曾接觸過徐志摩的著作。之前曾聽聞他的生平事跡,而且朋友又向我推薦他的散文集,所以我趁這個假期就看了他的散文選。



  徐志摩曾留學外國大學,深受西方注重個人自由的思想文化影響。故此,他對於自己的人生和愛情也追求自主自由。他反對盲婚啞嫁,所以他並不喜歡他的第一任妻子,其後終於覓得他鍾愛的伴侶,可惜他過份理想化的愛情觀在現實的婚姻中始終未能實現。而他對文學創作的執著和追求自由解放的思想貫徹在他的學文作品之中,對文學更有不少貢獻。他曾經在北京擔任主編 《晨報》的副刊《詩鐫》,與聞一多等人開展新詩格化運動,影響新詩藝術的發展。他也是新月派代表詩人。他的新詩字句清新﹐韻律諧和,想象豐富,意境優美,並追求藝術形式的整齊,同時也有不少優秀的散文作品流傳後世,在文壇上的地位實在不可否認。遺憾的是,他短暫的一生就在心愛的伴侶和文學創作之間奔波,最終結束於一場飛機失事。

  這本散文集收集的散文主要是他在日常生活中的碎事的感受以及回憶,與他追尋無拘束的境界相比,我感受到的卻大多是他種種纖細的情感。眾多作品當中,感受較深刻的是《我的祖母之死》。他引用英國詩人《我們是七人》的開端:一個單純的孩子,過他快活的時光,興匆匆的,活潑潑的,何嘗識別生存與死亡?他借這詩表示小孩子對生死的概念模糊。雖然他們也會為親人的離去感到傷悲,會啼哭流涕,但是他們的心情往往會恢復得很快,天真的笑顏如驟雨過後的晴天。他的祖母去世之時,他已經廿八歲,而他的祖父早在他不過六歲的時候已經不在了。兩次的生離死別,他經歷的傷痛是天淵之別。寫下這篇散文的時候,他已不再是曚懂的稚子。祖父長眠時,他只是跟著大眾親人高聲哭喊,之後的事已忘記清光。而面對祖母之死,他沒有嚎啕大哭,流淚的感覺卻極為強烈。現在的我回想年幼曾經歷外公喪事,感覺與他不相伯仲。而將來面對親人逝世的我,感受又會是怎樣?

COMMENT

COMMENT FORM

  • URL:
  • 本文:
  • password:
  • 秘密留言:
  •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