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

02-13,2010

   經歷了許多,再次發覺自己與很多人和事擦身而過,不但沒有寫下,更已統統忘記。雖然會忘記已成過去的事是難免的,但總覺有點可惜,因為它們都是現在的我﹑將來的我的一部份。

   至於為何要記下身邊的事,是由於人總會被時間洪流沖刷得一乾二淨,在人類歷史上不留下半點痕跡。雖然是必然,但感覺悲傷,尤其當自己被昔日的友人和同袍淡忘時,更會傷心失落。因此,為了日後能勾起回憶,就寫記事。如果連自己都忘記自己,那是世上最悲傷的事。



  也許這是文人的傷春悲秋,也許無關風月,但至少曾經刻骨銘心。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個容易動情的人,而且貪戀別人溫暖的體溫。

  若在長期相處下,我很容易對別人產生好感,然後不自覺地依賴,最後心動了。

  正正是因為我是「日久生情」的傳統型,所以我從不相信「一見鍾情」會發生在我身上,不管我對別人,還是別人對我。

  之前的那位,單戀九個月左右後,已經死了心。從明白到自己對他有感覺的剎那便不停催眠自己:心中那種感覺只不過是小鬼頭的悸動而已,只是青春期的三分鐘熱度,很快就會熄滅。然而,足足九個月,那份磨人的悸動足足延續了九個月。

  可能因為當時加入的課外活動需要幾乎每天都碰面,合乎了「日久生情」的條件。這份不想提及和面對的感情,不僅被延長,更由淺淡的「感覺」逐漸沉淪到「迷戀」。「喜歡一個人喜歡到心痛」的地歲,一直以為只是漫畫小說誇大其辭。原來,真的存在,並存在於我心底。這是種奇妙的經歷,但是心痛過頭,淚還是會流下。

  其實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這也是我不想承認自己曾經喜歡他的原因(總覺得很丟臉)。我喜歡成熟穩重,不失幽默風趣,外表也自然不可太年輕,因為我的外表總給人成熟的錯覺。相反,雖然他會有偶爾的溫柔,但他的溫柔不屬於我,而且有時候他實在太「膠」了,讓我忍受不了地向他吼:「你唔好咁白痴啦!」另外,無論他的外表還是行為都帶著濃郁的小孩子氣。因此,不論如何,他都不應是我的對象。


  在那中三至中四的九個月期間,我認為在心底的感情一直都是個錯誤和失敗。

  這個錯誤是浮躁的,令我不安,能撁起巨浪撲向心坎,使我有時而被巨浪拋上浪頭的喜悅暢快,時面被流落海底的沉重失落。


  而這次,我沒有那種浮躁不安。或許是第二次吧!又可能是對象不同的關係。他正正符合我的「口味」,很可靠,成熟又幽默,未發展到現在這感情之前,仍然對之前那位動心的時候已對他有好感。

  雖然心存心感,但僅止於此。

  這次的感覺踏實得多,而且能讓人依靠的他真的很像個大哥哥。沒有浮躁不安,但依然帶給我意外和驚喜。成熟的他間中會有孩子氣的一面,賭氣的說話和語氣,好奇地瞪大眼睛的表情也意外地可愛。

  之前那位我自知沒什麼機會,因為他有心儀的對象。可是他的那位早已名花有主,而且對方的男友比他高大,帥氣,富有,俊俏,除了幽默和似水的溫柔外,他似乎都比不上。況且,我完全不能想像我們拍拖約會的情景,太奇怪了。在假日時,他在哪兒,在幹什麼之類的,我竟然完全沒有想念過。只有在面對他時,躍動的心情才會如潮湧現。而這次,在假日時,上學時,在家裡,都會發呆,想念他,甚至想到了約會時的情景。不過,心沒有痛,可能還未到達喜歡到心痛的地步。但我不想再嘗試那滋味,像摻入蜂蜜的廿四味,即使是甜蜜的痛苦,依然是種苦痛。

  這次我以正面的態度面對,之前的感覺帶給我的不安躁動令我想逃避沒有開花,不會結果的感情。而這次沒有令我不安,所以我嘗試以坦誠溫柔的心和態度面對。然而,我又發現到另外一件事了。

  我知道他的穩重成熟一直得到不少女同學的垂青,就我所知道的大概根本沒有停過,幾乎每年都有女同學為他傾心,向他獻出溫柔,為他編織頸巾,透過網絡即時短訊暗語明喻地告白,向他撒嬌,主動聊天的都有,可是我發現他都只接受別人的溫柔,只處於被動的位置。只要對方稍再接近,或問或說曖昧的話,嘗試表明態度,他都會立刻卻步,連微笑都彷彿僵住了。這是我從旁人,在好感未演變到現在這種感情的時候所看到的。

  或許,這是他拿捏與他人的距離,保持適當距離的技巧吧?總讓人看不清。

  在我的印象中,關於他的主動,似乎只有那麼一次。

  就在中二到MM家中製作專題報告,夜晚大夥兒一起看驚慄片,嚇得頻頻尖叫的MM想挨近他一點,他卻明顯地退開了。而之前剛坐下時,Y與他在身後互相搔對方的癢處,結果他暗地裡捉緊她的手,不讓她作怪。Y當時呆住了,直至影片上集播放完畢,要他換下集的光碟時,他才放開她的手。因為當時他們在表面上不露聲色,所以沒有發現。事後,Y因為太驚訝告訴我,我才知道有此事。
 [當時座位表]
seat table

  那時,我感到奇怪,為何明明喜歡卻又不追求呢?但我當時和他不太相熟,連好感也未有,所以不感興趣。

  現在回想,我感到更奇怪,那時只是中二,愛玩的他心思沒有完全放在學習上,應該不用顧慮學業吧?所以為何只踏出那麼一小步,卻又馬上停步呢?

  像他如此被動的人,一直不停被人喜歡著,真的很幸福,簡直讓我妒嫉。
  

  在情感上同樣被動的我,某程度上我和他有點相似。

  跟異性相處沒有障礙問題,但始終有道分明的界線橫亙在自己和異性之間,使這種距離感誰也誇不過。而對同性就親近放膽得多,尤其與好友簡直形影不離。

  有那麼一點點相似的兩人,我們的發展是未知,不管結果如何,都令人期待。


  隨他,順其自然......